喝一杯歷史味的KOPI!

你今天的早餐,也想要來檳城喝杯Kopi嗎?

29 February, 2024

在大城市裡,多數人匆忙趕著上班,只能生理性的把咖啡倒進嘴裡,很難享受喝一杯咖啡的片刻。我在檳城的一天,就是從咖啡店(Kopi Tiam)送上一杯中西合併的咖啡開始的,那是能最體驗當地常民生活的片刻。

 

在全馬各地的巷弄裡都能找到咖啡店,之所以推薦檳城,是因為馬來西亞人口主要由馬來人、華人、印度人移民構成,而華人又以來自中國大陸福建、廣東、潮汕、客家、海南人為主。檳城是福建移民人口最多的城市,使用華語、台語也能通;而且當地人語言能力強,光是外場人員都能隨時切換四、五種語言,不用擔心溝通問題。

在咖啡店,當地人一眼便能識出外地人,那些常客若來與你攀談,只要說出了「台灣」這關鍵字,他們總能快速自動延伸。我遇過談台灣政治的,對台灣熟悉到跟當前時事可以無縫接軌,反而是我一問三不知,倒顯得像冒牌的台灣人。也遇到跟我聊長達幾百集鄉土連續劇的,「我每次回老家就陪老母看台灣連續劇,那男主角躺在床上交代遺言;沒想到隔幾個月再回老家,他竟然還活著。」
 

 

我的標配是熱咖啡、蒸的海南麵包,再加上兩顆生熟蛋。看似簡單的咖啡店,對飲品的分類非常講究——要茶要咖啡、要濃要淡、要熱要冷、要奶不奶、要糖不糖,經過排列組合,能衍生出數十種選項,像在成就一個宇宙。

熱咖啡並非純黑咖啡,而是煉奶咖啡,杯底有一層沈甸甸的煉奶,再添入奶水與咖啡。喝法也是有技巧的,可以透過攪拌的力度,自行決定甜度:不想喝太甜,那麼只要輕輕攪動煉奶的上層,使其與咖啡混合;若愛喝甜一點,就直至杯底充分攪勻,便會得到一杯又甜又奶的咖啡;又或者完全不攪拌,那麼會從苦喝到甜,每一口都是漸層的滋味。

當地普遍認為沖煮咖啡,需用沸水沖出的咖啡才香,但是滾燙的咖啡又不易入口,一些傳統店家會提供中式瓷調羹,而且還會因為咖啡杯的體型而設計出合身的迷你瓷調羹,這是在新馬一帶特有的咖啡配備。有人說,是華人移民把喝中式熱湯用的調羹運用到咖啡上;也有人說,是因為早年鐵湯匙需要依賴進口,價格昂貴,才用調羹取代。

 
 

另一個焦點就是蛋了,很多國家的早餐都有蛋的蹤跡,台灣人愛吃蛋白邊緣煎得焦黃的荷包蛋、日本人愛吃玉子燒,馬來西亞人則愛生熟蛋。

生熟蛋也很有戲,在盤裡隨著服務人員端送時盈盈晃動,晶亮飽滿的生熟蛋,非常誘人。一次,我拿起單眼相機拍生熟蛋,店家老闆打趣對我說:「哇,你的相機吃得很補耶。」

至於吃法,有人愛用鐵湯匙敲開蛋殼頂蓋,用小杓挖著吃;有人會把蛋覆在海南麵包上吃。我則會在蛋上淋醬油與撒胡椒粉,攪糊了黑灰白黃,我沒法豪邁地以盤就口,而是用麵包沾附著吃。
 

 
 

這樣的早餐,不僅是喝一杯咖啡,還喝進一段數百年的前世今生。坐在咖啡店裡,就像體驗著一段無聲流過的歷史。非咖啡原產地的英國,從殖民地得來咖啡豆,進而發展出早餐的咖啡文化;而身為咖啡豆原產國的馬來西亞,是在經歷英國殖民後,受其影響而開啟咖啡文化。你今天的早餐,也想要來檳城喝杯Kopi嗎?

 

Text by Sarah Chen



YOU MAY LIKE

24H台南│17:00 甘單咖啡

輕鬆做自己,享受無所事事的甜蜜

【漫步阿姆斯特丹 Part 1 】多元潮流的西區

漫漫檳城

走入城市的無牆美術館。

在台北嚐到檳城味

馬來西亞人吃了會想家的三間台北餐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