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和主廚一起散步 1】初識佩克漢

一段徒步之旅,解鎖一座城市。跟著米其林新星Jeremy Chan,探索前所未見的倫敦。

BYChris Yang (楊思勤)07 February, 2020

旅居倫敦13年,我竟從未踏足佩克漢(Peckham)。以往挖苦北倫敦人鮮少踏足南倫敦的玩笑現在看來確有幾分真實,真為自己汗顏。這幾天,倫敦猛烈的滂沱大雨將 Peckham Rye車站前的路洗得濕濕亮亮。我想到桃樂絲在《綠野仙蹤》中那條光輝的黃磚路和她動人的旅程,不禁熱血沸騰了起來。依據地圖我迅速找到車站附近的Peckhamplex 電影院。 鮮明巨大的建築招牌下,一位背著Arc'Teryx背包,雙手插在口袋中的男子,和我點了點頭。

Naomi Blair Gould

倫敦一星米其林餐廳Ikoyi主廚Jeremy Chan

Photo Credit :Naomi Blair Gould

佩克漢對你來說有何特別之處?

「許多庶民文化在此匯集。牙買加人、奈及利亞人、歐洲人、亞洲人……這裡很多元、很好玩,有股溫暖的村落感,步調也慢。我很喜歡。」18歲時,傑瑞米住過佩克漢一陣子,之後到其他國家唸書和工作。再回來倫敦定居時, 還是選擇落腳這裡。

「這電影院我18歲就來看,現在有空也會來。你看,無論是院線片還是下檔片,門票都才4.99英鎊,倫敦其他地方哪還找得到? 而且它的氣氛很好,很隨性,很多人攜家帶眷前來,會有點吵雜、亂糟糟的……但我真的很喜歡。 」傑瑞米笑道。 

 

Peckhamplex的確具有難得一見的人情味,以往讓中低階層的年輕人免費入場看漫威,濃濃的社區關懷讓它成為南倫敦最令人愛戴的電影院。

從電影院前過了馬路,我們經過一間規模頗大的麥當勞。「晚下班的時候,這是我最常解決晚餐的地方。」 傑瑞米開心的說。

我不可置信,堂堂米其林星廚居然會吃速食?「速食有什麼不好?事實上,我的夢想就是以後能創立自己的速食連鎖店,打倒麥當勞。」他驕傲說著。「為什麼速食一定要和“不健康”劃上等號呢?」Jeremy 不解。

「為什麼人類不能創造出健康好吃又能和麥當勞抗衡的連鎖速食呢?──這就是我的夢想。」

 

到Blenheim Grove 轉了個彎,他在Levan店門口坐下,熱情地和廚師打招呼,買了兩杯咖啡。

「這間餐廳很不錯,菜單常換,口味很好。」他啜了一口咖啡,心情似乎放鬆下來。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我們眼前像雲朵般慢速飄過,溫柔輕巧。 傑瑞米說:「我有時覺得自己像人類學家,我愛研究各種不同的人,他們喜歡什麼?他們喜歡吃什麼,而不同經濟能力和社會文化背景的人,在偏好食材上的分別又如何?」

傑瑞米很推薦Levan的料理,經常更換菜單且非常美味。

休假時,傑瑞米通常待在家,什麼也不做,放空。餓了的話,他會以最快速的方式,料理冰箱壁櫥中最唾手可得的食材,在最整潔的環境下,以最短的時間內備料、烹煮、解決餐點。「前提當然是一定要好吃! 」傑瑞米強調這一點。「這並不難,因為我的冰箱永遠放著各種調味品與佐料,例如醃魚、高湯粉、柚子山椒、漬物、發酵食品等,讓簡單的食物變得相當美味。」

傑瑞米直率的個性其實跟佩克漢很契合。 這裡雖有士紳化的趨勢,但由於地方團體的把關,街上仍有不少獨立商店、肉販和蔬果攤。視覺設計相當純粹不矯飾,行銷策略就是讓產品自己說話,因此可以看到手寫招牌,或是採收下來的蘆薈,用黑色塑膠袋綁住倒掛起來。汁液飽滿,看得好過癮!

 
 

About Jeremy ChanJeremy Chan 生於1980年代後期。 父親是華裔律師, 母親則是加拿大籍的芭蕾舞者。成長的過程中隨者家人在香港、美國、英國等地成長。 聰明認真的他大學唸的是常春藤名校普林斯頓, 攻讀語言學和哲學。畢業後則在西班牙從事金融工作。 最後敵不過自己對烹飪的熱忱,毅然決然拾起食譜,投身於廚房中研習工作,其中不乏全球高度知名的優秀餐廳,例如哥本哈根的Noma。 回到倫敦後,偶然與兒時舊識Iré Hassan-Odukale相聚,Iré甫從保險業退下並決定進軍餐飲業。兩人志同道合,攜手協力開創了IKOYI餐廳。 Jeremy以西非食材元素為起點,打翻傳統,做出各式各樣品味精緻的新奇菜餚,並在一年之內迅速摘下米其林一星,令眾人驚艷。



YOU MAY LIKE

認識台灣,從「米」開始

「歡迎來台灣,你呷飯沒?」

24H台南│08:00 宮後街無名愛玉冰

立吞清涼好滋味

檳城的魔幻想像

The Prestige Hotel

24H台南│12:00 和興號鮮魚湯

台南吃魚文化的見證,地方菜色裡的溫柔